发布于 2016/12/2

Bakker brothers:“我们的目标决不止于国际化。”

West-Friesland是荷兰最具国际化特征的地区之一。这里几乎所有的种子公司都拥有自己的办公室,温室,仓库或者研发中心,他们的种苗会出口到世界上许多其他的国家和地区。位于Noord-Scharwoude的Bakker Brothers也是如此:“我们生产的3000吨种子,99%都会通过海运或者航空运输出口到国外。

Bakker-brothers-01.jpg

图中的温室刚刚经历了番茄麦蛾虫害,它是番茄面临的最主要的害虫之一。这种蛾类起源于亚马逊地区,它能够在短时间内摧毁整株番茄植物。由于国家间的贸易往来,这种害虫已经遍布世界的很多地区,其中也包括欧洲。

“我们在这里和其它地方的工作主要是使我们的六种作物包括番茄具有抗性。我们知道一种野生番茄对麦娥具有抗性,所以我们正在尝试将这种抗性转移到我们现有的番茄品种中。如果成功了的话,我们就不再需要使用化学的杀虫剂了。我们大多数的豆类,洋葱,茄子的种子是适应大田而不是温室种植。和气候可控的温室相比,除了气候变化的影响,蔬菜大田种植一直面临虫害的威胁。我们并不会花很多精力在为客户培育小黄瓜或者被某种特殊的生菜。我们的目标是为消费者提供价廉物美的产品。”

"我们的目标是为消费者提供价廉物美的产品。”


家族第四代

Wouter是Bakker家族第四代的成员。他和他的叔叔Eric Bakker一同经营着始于1928年卷心菜育种的家族企业。如今,Bakker Brothers已经成为育种,生产和分销于一体的公司,自成立之时,就具有国际视野,二战过后,公司更加强调国际化的方针。

Bakker-brothers-03.jpg

由于该公司在2003/2004年成为南非Klein Karoo Kooperasie公司的一部分,后来成为Zaad控股有限公司(南非农业投资商Zeder的子公司),国际化也逐渐壮大。Wouter也是Zaad控股董事会成员。“Bakker Brothers是育种行业中的一个小部分,当涉及到蔬菜种子时,它的营业额只有1600万欧元。但通过成为Zaad控股公司的一部分,其营业额达到约1亿欧元。这样的联合使我们变得很强大,我们更容易获得许可证,并与大学,研究机构和同行公司合作,而我们自己并不会进行基础研究。我们实际上是一个公司,将基于许可证的开发推向市场,这使我们能够获得最新的育种技术。”

“我们实际上是一个公司,将基于许可证的开发推向市场,这使我们能够获得最新的育种技术。”


育种是需求

虽然建筑商正在装修公司的办公室,Wouter仍然保持着极大的工作热情。我们刚刚考察了仓库和灌装线。发送到非洲的种子会使用两种铁罐进行包装,除了保证种子完好的抵达目的地,当地居民也能够使用包装罐子制作玩具车。 Wouter Bakker说:“我们的动力是解决世界粮食问题,而种子是所有蔬菜的起点。”

Bakker-brothers-02.jpg

种子的品质越好,种植的产量就越高。 我们在约旦和南非的育种站以及全世界的十个测试站加速了我们的育种进程。 我们能够在七代内形成性状稳定的品种。现在这只需要大约3年的时间,因为我们可以在三个不同的育种站同时进行。在过去则需要7年的时间。

“我们的工作经不起一点的失误,否则将在错误的方向上花费许多年的时间。”


实现种子稳定形状的生产活动外包给中国,美国和法国的二十家公司。来自这些公司的种子全部运输到Noord-Scharwoude,并且在处理和包装之后被发送到经销商。很少有人知道,Bakker兄弟公司是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最大的蔬菜种子供应商。Eric说道:“我们非常关注特定地区和国家的地缘政治局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仓库存放着发往南苏丹,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种子,这些都是我们以成本价卖给粮农组织的。”

Bakker-brothers-04.jpg

Wouter接着说道:“我们与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的大约两百家分销商合作。战争往往破坏这些网络,农民无法生产,因而造成饥荒。这就是为什么粮农组织正在使用种子来防止这种情况。此外,我们20%的种子生产直接用于所谓的加工商。这些加工商,如Bonduelle,生产罐头蔬菜。其余的种子会发送到拥有数百公顷土地的承包农民手中。

注册我们的时事通讯